2018十大關鍵詞:改革開放40年、米兔、錦鯉......

2018-12-18 11:24 來源:互聯網

一、改革開放40年

“1979年,那是一個春天,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……”一首《春天的故事》傳唱神州大地。1978年年底,鄧小平同志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作了重要講話——《解放思想,實事求是,團結一致向前看》。此后,以經濟建設為中心、堅持改革開放,成為中國最響亮的口號。

“不管白貓黑貓,能抓住耗子就是好貓”“空談誤國,實干興邦”“擼起袖子加油干”,40年來,中國人民通過自己的努力創造著一個個中國奇跡。

40年,我國GDP從1978年的0.3679萬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82.7萬億元。

40年,我國人均GDP從1978年的385元增長到2017年的59660元,年均增長約9.5%,達到中等偏上收入國家水平。

40年,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從1978年的 343.4 元、133.6元提高到2017年的36396元、13432元。

40年,我國農村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的97.5%大幅下降到2017年的3.1%。

40年,我國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速公路網、高鐵運營網和移動寬帶網絡,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占世界經濟比重15%左右。

4月10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開幕式主旨演講中說道:“1978年,在鄧小平先生倡導下,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志,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歷史征程。從農村到城市,從試點到推廣,從經濟體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,40年眾志成城,40年砥礪奮進,40年春風化雨,中國人民用雙手書寫了國家和民族發展的壯麗史詩。”

二、中美經貿摩擦

當地時間4月3日,美國依據“301調查”結果,公布擬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清單,涉及每年從中國進口的價值約500億美元商品。美國舉起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大旗,主動挑起中美貿易摩擦。

中國不惹事,但絕不怕事。4月4日,商務部發布2018年第34號公告,宣布對原產于美國的大豆等農產品、汽車、化工品、飛機等進口商品對等采取加征關稅措施,稅率為25%,涉及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金額約500億美元。

1979年中美建交,到今天美國和中國成為全球第一、第二大經濟體,兩國已經互為最重要的貿易伙伴。2017年中美雙邊貨物貿易額達到5837億美元,是1979年的233倍。美國是中國最大貨物出口市場和第六大進口國,對美出口占我國總出口的19%。中國是美國第二大服務出口市場。據聯合國統計,2017年美國出口的62%的大豆、25%的飛機、17%的汽車、15%的集成電路和14%的棉花,都賣到了中國市場。

貿易摩擦,提高關稅,最終受傷的是企業和消費者。蘋果公司深受其害,蘋果CEO蒂姆·庫克站出來批評特朗普政府:“對于美國和中國來說,大家都從貿易中受益……我的經歷告訴我,擁抱開放、擁抱貿易、擁抱多樣性的這些國家,它就能獲得成功。”

經過不斷加碼的關稅摩擦,以及中國與美國反復磋商,直到12月1日阿根廷G20峰會,“習特會過后,中美同意關稅戰休兵”。外交部部長王毅在記者會上說,中美兩國元首達成共識,停止相互加征新的關稅,未來中美將朝著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加緊磋商。

激烈的中美貿易摩擦,至此宣告摁下暫停鍵。

三、消費分級

消費降級還是消費升級,是今年全國經濟生活中最大的一次爭論。

一口榨菜一口二鍋頭,網購要找微信群里的“9塊9包郵”……持消費降級論者,舉出方便面和榨菜巨頭的業績為證。康師傅上半年方便面收入同比增長8.4%,統一上半年方便面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.0%;涪陵榨菜上半年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增長34.11%。最后,為3.4億“五環外人群”提供9.9元包郵購物的拼多多在年銷售額超2000億元的加持下上市了。“消費降級”在今年夏天成為熱詞。

針對“消費降級”一說,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9月6日表示,這種說法有失偏頗,當前市場出現部分大眾化商品銷售較好的情況,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消費升級的新趨勢。

廉價產品熱銷就是消費降級了嗎?看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,今年上半年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超過18萬億元,同比增長了9.4%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張昊和依紹華在10月29日的《人民日報》上撰文:“2018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體育健身活動、旅館住宿支出分別增長了39.3%和37.8%。……2018年前三季度的實際增速達到6.3%,比上年同期提高0.4個百分點。綜合各項指標可以發現,我國不僅消費總量不斷擴大,而且消費結構持續升級。”

2018年的“雙十一”,天貓成交額達到2135億元,比去年同期增長27%。事實上消費一直在升級與分級,未曾降級。

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曹和平說:“農村人說,我們剛學會吃肉,你們城里人就吃菜了,是不是說城里人消費就降級了呢?”

四、粵港澳大灣區

2018年,兩大基建工程奠定粵港澳大灣區的交通基礎:一是廣深港高鐵,一是港珠澳大橋。

4月1日,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開始試運行;6月14日,香港特區立法會三讀通過《廣深港高鐵(一地兩檢)條例草案》,香港段西九龍站實施“一地兩檢”通關程序。香港鐵路有限公司主席馬時亨表示,香港段的26公里將連接總長超過2.5萬公里的國家高鐵鐵路網。

10月23日,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。港珠澳大橋東起香港國際機場附近的香港口岸人工島,向西橫跨伶仃洋海域后連接珠海和澳門人工島,止于珠海洪灣;橋隧全長55千米,其中主橋29.6千米、香港口岸至珠澳口岸41.6千米;橋面為雙向六車道高速公路,設計速度100千米/小時;工程項目總投資額1269億元。港珠澳大橋被稱為世紀工程,駕車從香港到珠海、澳門僅需45分鐘。

兩項工程連接起5.6萬平方公里的粵港澳大灣區,這里有香港、澳門兩大特別行政區,有廣州、深圳、珠海、佛山、中山、惠州、東莞、肇慶、江門九個地級市,總人口約7000萬,經濟總量達10萬億元,約占全國經濟總量的12.17%,GDP總量規模在世界國家排行中名列11位,與韓國持平,是全國經濟最活躍的地區,也是繼美國紐約灣區和舊金山灣區、日本東京灣區之后的世界第四大灣區。

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會長張學修喜歡用“一二三三三”來概括粵港澳大灣區的現狀:一個國家、兩種制度、三種貨幣、三個獨立關稅區、三個獨立的管理體制。獨特的制度安排,讓粵港澳三地發揮各自所長,協同發展,成為民族復興的強大引擎。

五、問題疫苗

一次飛行檢查,揭開了長生疫苗的黑幕。

7月15日,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通告稱,在飛行檢查中發現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(簡稱長春長生)在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過程中有記錄造假等嚴重違規行為。所幸的是,這批次狂犬病疫苗并未上市流通。

這不是長春長生第一次被曝疫苗質量問題。2017年11月,長春長生被發現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符合規定,而該批次不合格疫苗有252600支流入山東。武漢生物公司同樣在2017年11月被查出百白破疫苗有問題,且銷往重慶190520支、銷往河北210000支。

一時間,人人自危。家長們趕緊翻看接種記錄,擔心孩子接種不合格疫苗會有危險。很多人甚至對接種疫苗這件事產生了懷疑。7月30日,正在國外訪問的習近平總書記指示:“要始終把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放在首位,以猛藥去疴、刮骨療毒的決心,完善我國疫苗管理體制,堅決守住安全底線。”

針對此次疫苗事件,國家采取了一系列應對舉措:首先是召回涉案疫苗,受種者可免費補種;其次是處理相關人員。長春長生董事長高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,包括吉林省分管食品藥品監管工作的副省長金育輝在內的7名中管干部被處分,35名非中管干部被問責;再次是行政處罰。除了狂犬病疫苗藥品批準證明文件、《藥品生產許可證》等專業資質文件被吊銷,長春長生還被處以共計91億元的罰款。長春長生已正式啟動強制退市機制。

新華社發表時評《保護疫苗安全的高壓線一定要帶高壓電!》稱,對違法違規企業要“零容忍”,要加大處罰力度,例如建立一次違法終生禁入行業等制度。誰觸犯人民利益,誰就必須付出代價。

六、米兔

米兔,是“me too”的音譯。

“me too”最早是在2006年由美國黑人社會活動家塔拉納·伯克發明和傳播的標簽。2017年10月,好萊塢資深制片人哈維·韋恩斯坦的性侵丑聞被曝光,美國女演員艾莉莎·米蘭諾在推特上鼓勵遭受性騷擾或性侵的女性使用“me too”標簽,站出來分享自己的經歷。

在美國,“me too”運動不僅挑戰了位高權重的施害者,也促進了性別意識與觀念的變革。《華爾街日報》2017年10月的一項調查顯示,49%的男性受訪者表示,有關“me too”的新聞報道促使他們認真地思考自己對待女性的行為。

以2018年1月北航畢業生、博士羅茜茜實名舉報自己的博導陳小武性騷擾為開端,“me too”在中國初現曙光。4月,南京大學教授沈陽性侵事件令其再度發酵,網絡上陸續出現高校學生針對教師的性騷擾或性侵的實名指控,仿佛涓涓溪流終于匯集成河。

到了7月,“me too”呈井噴之勢:一些知名公益人士、知名媒體人和公共意見領袖,包括公益人鄧飛、媒體人章文等,被指控性騷擾或性侵。“me too”也由此得到中文譯名:“我也是”“俺也一樣”“米兔”。

“就像一條靜止的大河被攪動,沉淀已久的東西一點點都浮出水面。”談及“米兔”時,學者梁鴻這樣寫道。

在“米兔”的鼓勵下,那些性騷擾和性侵事件的受害者沖破了恥感文化的禁錮,勇敢發聲。“米兔”最大的意義,就是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守望相助、勇于表達的空間。“女性,或者,每一個人,可以在空間里面表達自己,能夠把自己對事情的理解開誠布公地表達出來并進行呼吁。”梁鴻這樣認為。

七、錦鯉

“轉發這條錦鯉,好運不斷,心想事成。”2018年,上述表達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掀起數次狂歡。只要你能在小概率事件中“人品爆發”,展現超常運氣,你就是“錦鯉本鯉”。

國慶期間,支付寶官方微博開展了一個抽獎活動,從轉發指定微博的網友中抽取“中國錦鯉”,贈予其包括旅行、餐飲、美容在內的“中國錦鯉全球免單大禮包”。在網友的熱情參與下,“錦鯉”成為年度熱詞。

“錦鯉崇拜”有著悠久的歷史。在東亞文化中,“刺多肉少,土腥味濃烈,不宜食用”的鯉魚常以吉祥圖案形式示人,傳遞各種正面、光明的意義:英勇、堅忍、智慧、長壽,可變身為龍,乘之則羽化登仙……錦鯉更因其俊秀的外表、鮮艷的色彩而受到青睞。

2017年,“轉發錦鯉求本月好運”之風初現端倪。泰國一個男孩因家中飼養大量巨型錦鯉,常與之玩耍,被網友捧為“贏在起跑線上的別人家的孩子”。一年之后,網上流行的錦鯉標準形象由年畫中搖頭擺尾的“富貴魚”蛻變為身披金光、雙手合十的現實人物,面部被PS成各種“躺贏”事件主角——楊超越、奚夢瑤、周立波、王思聰……其中的最大的一條錦鯉,正是在“中國錦鯉”抽獎活動中抽中“全球免單大禮包”的26歲女孩“信小呆”。

“關鍵時刻有貴人相助”“討厭的人統統消失”“重大失誤后一樣升職加薪”……“轉發這條錦鯉”的后綴承載著這個時代的焦慮,也寄托著在生活與人際交往重壓下突圍的求生欲。

媒體人方可成認為,壓力導致人們喪失對生活的控制,而錦鯉帶來的心理上的確定感,能讓他們覺得自己重新成為人生的主人。即使并不奏效,但跟風轉發錦鯉時所產生的愉悅感和“同病相憐”式心境,是對現實的一種紓解,也是對未來的一種積極暗示。

八、土味

2018年,土味為人們帶來了簡單又無窮盡的快樂。

它格調不高,但異常有活力。它成不了主流,但比主流更紅火。它是新時期亞文化的一股新熱潮,也是人們找尋樂趣的老路子。在審美由城市主導、偽文藝開始崩塌的時代,滋生于民間的土味文化,其野性、真誠和賣力顯得更為可貴。在審美分級的年代,土味用無趣拯救無趣,用粗俗對抗粗俗。

土味文化多發于城鎮與鄉村,可以視作村鎮青年對被長期封閉在文化低層的反抗,是他們靠近城市主流文化的努力,也是一片自我展示的自留地。

村鎮青年渴望脫離傳統的農耕審美,靠近心目中的“大城市范兒”,成為自己想象中的那一群人(社會精英、成功人士、江湖大哥),收獲自己想要的東西(才華、財勢、真愛),但因為眼界、思維、技能等局限,向往很美好,形式很粗糙,表達跑偏嚴重,有濃烈的錯位感和滑稽感,錯位感越明顯,滑稽感越突出,于是土味十足,滿滿的奇詭丑怪。

早期的土味文化,充斥著自毀自輕的三俗段子、低格調的表演,比如喊麥與社會搖;現在的土味文化多以“時尚平行宇宙”形態出現,村鎮青年努力營造著他們想象的世界觀,用賣力的表演構建他們理想中的江湖社會和感情體驗,離得越遠,越是露怯,便越是土味,越是流行。

土味讓人有了輕松面對生活的理由:可以表演,可以旁觀,可以譏笑,自由自在。但土味不一定意味著無知無用,“土味情話”便是一個積極而有趣的分支。在傳統情話顯得膩味虛假時,土味情話反而展示了一種熱烈的真誠。說到底,人們都希望居于生活方式鄙視鏈的上游,精致確實很難夠到,土味倒是觸手可及。

九、pick

如果說2017年的飯圈關鍵詞是打call,2018年則為pick無疑。

pick意為挑選、選擇,因選秀節目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的火爆而成功出圈。《偶像練習生》的節目模式是:在100名練習生中全民票選出9人,組成全新偶像男團出道。票選稱為pick,pick誰就意味著支持誰、喜歡誰。和《偶像練習生》一樣,《創造101》同樣將pick偶像的權利交給觀眾。

粉絲們pick偶像,就是pick平凡努力的自己;粉絲們pick偶像,某種程度也是在享受反權威的快感。正所謂,偶像養成時代,粉絲C位出道。粉絲們不再只為偶像歡呼吶喊,而是建立起分工明確、組織嚴謹、能夠助推偶像事業發展的“團隊”,甚至能直接左右偶像的商業價值。

然而,當全民開啟造星模式,飯圈高層也開啟了某種權力游戲。此前,《人民日報》有評論指出:當下,很多粉絲為偶像聚“人氣”,紛紛開展“集資應援”。然而,由于流程不透明、款項管理混亂,一些“粉頭”借集資之名行詐騙之實,甚至攜巨款消失。對此,制度監管與公共監督一時還沒跟上,讓粉絲集資處于某種灰色地帶。或許正如該評論所說,新模式、新業態的長勢越是欣欣向榮,就越要創新監管方式。

至于2018年被粉絲們pick的那些少男少女,當他們進入娛樂產業生產鏈條,就不再屬于自己。當喧囂過去,塵埃落定,狂熱粉絲的熱情逐漸冷卻,那些被“催化成熟”的偶像能否經得起時間的檢驗?也許就像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杜駿飛所說:“歷史中將只留下喧囂后的娛樂回音,以及圍觀者殘存的社會記憶。”

十、俄羅斯世界杯

6月8日,國際足聯官方網站公布世界杯球票的銷售情況,本屆世界杯共賣出超過240萬張球票,其中,中國球迷通過官方渠道購買了40251張球票,全球排名第九,超過了西班牙、葡萄牙等足球強國。

本屆世界杯共有來自全世界的17家官方贊助商,其中有7家來自中國:萬達、海信、蒙牛、vivo、雅迪、帝牌男裝、LUCI(指點藝境)。頂級贊助商的價格在1.5億美元左右,中國品牌在世界杯上的廣告投入達到8.4億美元,成為賽事的一大金主。

這是四年一度的流量盛宴。央視評論員白巖松評論道:俄羅斯世界杯,中國除了足球隊沒去,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。

4月,專供世界杯的300萬對啦啦棒、30多萬支球迷扇、20多萬支手搖旗、20多萬頂帽子從溫州發貨,出征俄羅斯。此外還有浙江某企業生產的100萬只保溫杯、南京造幣廠的世界杯紀念幣。世界杯場館的空調,67臺電梯,比賽用球、大力神杯紀念品等,均由中國企業提供。

浙江成為本屆世界杯的大贏家,吉祥物、馬克杯、球衣等都由浙江制造。官方吉祥物西伯利亞平原狼“扎比瓦卡”由杭州某廠家生產,“扎比瓦卡”生產100多個批次,共100萬只,占該企業總銷售量的70%。寧波某企業也生產了近100款總共46萬余件世界杯主題服裝——包括球迷服、T恤等,出口到世界各地。該公司員工從年初開始就一直加班加點生產。寧波海關統計顯示,1月到5月寧波市對俄羅斯出口63.7億元,同比增長16.5%,服裝、球迷用品、水杯、襪子等出口大幅提高。

最讓人關注的是,來自湖北荊州、總重約2.5噸的10萬只中國小龍蝦,也搭乘中歐班列前往俄羅斯。“龍蝦隊”帶著麻辣、蒜香、十三香等多種風味,加入莫斯科酒吧的菜單中,成為“提前出線”的隊伍。

延伸 · 閱讀